起底2亿元传销骗局:2800元买个“老板资格” 高管挥金如土底层啃土豆吃白菜难尝肉味

No Comments

只需要花2800元买一套“化妆品”,就能有入会当老板的资格,再拉拢其他人加入,就能获得不菲的“奖金”,靠着这种高薪发财的噱头,先后吸引1.8万人加入,涉案金额超2亿元……

9月15日,封面新闻记者从四川资阳市公安局雁江区分局了解到,在资阳市、区两级公安机关“一把手”亲自挂帅、督战下,400余名集中收网警力在襄阳、成都、西昌、资阳等4地同步出击,当天主要犯罪嫌疑人郝某、蔡某等13人相继落网,一个特大聚集型传销诈骗犯罪团伙被成功打掉。负责侦办此案的经侦大队民警,向记者揭露了这起在无任何产品销售的情况下,如何以销售化妆品为名,拉人头收取入门费,以发展人员数量为计酬依据的传销案件。

“都是外地的,说自己的小孩或者亲戚来资阳工作,但一直联系不上。”资阳市公安局雁江区分局副局长刘植钢告诉记者,当时类似的报警电线起,警方通过信息研判,分析在当地可能存在一个外省市流窜过来的地下传销组织,“有些报案人也反馈,自己小孩最开始跟家里面说买样东西就能挣大钱,但具体方式方法不要管。”

为了尽快破案,民警首先通过辖区派出所进行人员摸底,“前后梳理出至少有11处出租屋是疑似传销窝点,民警去现场也发现有那种‘打鸡血’鼓劲的标语口号,就更加确信是传销组织。”资阳市公安局雁江区分局经侦大队副大队长詹伟说,办案民警在进一步调查中还发现,这些出租屋一般选在老旧小区或城区边缘,通常三室一厅的房间住有8-9人,平时基本不外出,会不定期更换宿舍地点,宿舍人员不定时打乱,这给侦查工作带来不小的挑战。

此外,该组织内部制度严谨,往往是单线联系,且组织底层人员流动性较大,为警方查清组织架构造成一定难度。同时,警方还发现,盘踞在资阳主要为组织底层业务员,高层长期在外地遥控指挥,从底层人员入手很难追查到背后组织者,造成以驱散为主、屡打不绝的被动局面。

随着调查的深入,专案组民警经过梳理分析,该传销组织打着天津某集团旗号,以购买一套价值2800元的化妆品为由,取得入会销售的资格,并得以发展下线。

“其实并没有任何产品,相当于就是拉人交钱就行了。”詹伟解释说,该起案件是典型的聚集型传销组织,在无任何产品销售的情况下,以销售化妆品为名,拉人头收取入门费,以发展人员数量作为计酬依据,进行传销活动。

此传销组织分为ABCDE五个级别,组成“金字塔”式管理层级,其中E级为最底层,在经过不断拉人交钱后,得以不断“晋升”。达到C级时,可以拥有管理职责,能够自己租一套房拉新。“最底层,他们内部通常互称为‘老板’,而C级相当于寝室长一样。而每个级别的晋升前提,是要销售出不同数量的产品,说白了就是不断拉新人买产品来接盘。”

詹伟提到,像这种传销组织日常以宿舍为单位进行管理,该组织在资阳的参与者全部都是外地人,绝大多数参与人员年龄在25岁以下,平时以介绍工作、做生意、旅游、交友的名义拉拢同乡、同学,到资阳后进行授课洗脑,不断灌输“坐享其成、快速致富”等观念。同时,组织内部还要求成员以绰号代替真名,相互之间不打听身份信息。而购买化妆品的2800元,要全部使用现金,资金收取人员和介绍入会人员不交叉。

“平时生活很规律,上午洗脑学习,下午会‘老带新’串寝室,晚上又在寝室里面互相探讨如何拉新。”办案民警在调查中还发现,该传销组织仅在资阳就有4个分支,“相当于有4个B级团队了,另外这种模式还在湖北、湖南、重庆、贵州、甘肃等省市和四川其他市州,在不断繁衍。”

经过办案民警的层层深入,一个特大传销诈骗网络逐渐浮出水面,而背后的组织者指向了湖北襄阳地区。

今年4月,在得知该案主要犯罪嫌疑人郝某等人员的重要线索后,专案组立即决定赶赴襄阳进行调查走访,通过多种方式开展取证工作,将相关线索逐一调查核实后,与在资阳的同事进行数据碰撞、比对,最终成功固定证据链条。

在摸清组织架构后,5月24日,资阳市公安局出动警力400余人,车辆40余辆,与襄阳警方进行统一集中收网行动,抓获团伙头目郝某以及骨干成员等13人,清查传销窝点、传销课堂及开会场所20余处,一举捣毁横跨七省、盘踞十年,发展会员1.8万余人、涉案金额2亿余元的特大传销诈骗犯罪团伙。

经审讯,郝某等人对其犯罪事实供认不讳,目前,13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执行逮捕。目前,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。

“我再也不相信天上掉馅饼的事了。”陈某曾是该传销组织的B级人员,他是其亲哥哥介绍加入,后深陷其中。

据陈某交代,在传销组织里,对发展新人及给“新朋友”洗脑的方式都有详细规定,要按照一定的流程来。先以介绍工作、谈恋爱、做生意等各种理由,通过微信或电话将人骗到资阳,第二天将新人带到“家”里,由“家长”安排熟手给新人讲所谓的事业,新人洗脑成功后,自愿掏钱购买产品,加入传销组织。再让他们发展下线,骗来人员,进行洗脑,周而复始。

陈某还提到,交钱只能是现金,且只有C级及以上人员才有资格收钱,随后层层上交。

按照传销组织设立的规则,购买一套2800元的“化妆品”,约有一半的资金被A级别高层瓜分,供他们挥金如土,剩下一半才按照不同级别不同比例进行提成。

“它内部又分直销奖和能力差这些,比例从15%至52%不等。”詹伟提到,主犯郝某专门找人设计一款单机软件,专门用于资金的分配,但绝大部分被A级、B级人员瓜分。“我给你举个例子,像晋升到B级,除了可以住酒店外,每月还可以获得1-9万元的奖金。而像D、E级这种,不仅工资没有保障,每个月要是拉不到新人交钱,大多数每天都啃土豆和白菜,就连见肉都难。”

此外,詹伟还透露,像达到A级的人员,郝某会授意蔡某,每月组织这类人员在襄阳等地聚会,分配所骗钱款后大肆挥霍,“除了吃喝外,还会约着一起去越野、旅游,坐直升机也会拍视频记录。”

据悉,在审讯过程中,涉案的高层人员也曾交代,他们心里清楚传销就是一场骗局,他们挥金如土的生活背后,离不开底层人员源源不断地加入传销组织,“本质上就是把大家交的钱拿来分掉,只要一天没有新人上当,那天整条线的人都没有钱分。”

警方提醒广大群众,像这种聚集型传销此前就发生过,要克服不劳而获的懒惰思想,提高警惕、谨防上当。一旦发现身边疑似非法传销活动,或已成为非法传销活动的受害者,请及时拨打110报警。

发表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