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年第一个在国内熬夜看完的欧冠决赛!

No Comments

这注定是场将被载入史册的比赛。虽然在奇迹辈出的欧冠赛场上,这场小胜本身平平无奇,

直到7月10日,欧冠才得以重启:1/4决赛由原来的主客场双回合记分制,改为单回合决胜负;

8月24日,欧冠决赛在葡萄牙里斯本举行,德国俱乐部拜仁慕尼黑对阵法国俱乐部巴黎圣日尔曼。

直到7月10日,欧冠才得以重启:1/4决赛由原来的主客场双回合记分制,改为单回合决胜负;

8月24日,欧冠决赛在葡萄牙里斯本举行,德国俱乐部拜仁慕尼黑对阵法国俱乐部巴黎圣日尔曼。

6月至7月,各个大学陆续宣布下学期授课方案,绝大部分为网课或Go Local政策;

6月至7月,各个大学陆续宣布下学期授课方案,绝大部分为网课或Go Local政策;

今天的“熬夜”,或许是独一无二的。而针对今年欧冠的情绪,也是前所未有的。

从初中开始喜欢巴萨,因为当时自己暗恋的男神喜欢巴萨,于是便做起了伪球迷。

没想到“一伪成真”。哪怕后来和男神分道扬镳了,巴萨依旧成了他在我成长过程中留下的痕迹。

还记得一年前欧冠半决赛首回合——巴萨VS利物浦。比赛的时间恰好跟我一门必修课的Final Review撞了。期末考试占总分的40%,而考前唯一一次教授给我们Review就和比赛撞在了一起。

犹豫再三,我还是把Review翘了。整个下午都和同为萨迷的基友们,呆在宿舍Common Living Room的小电视前,点了好几大盒Popeyes。

开场前,我们就做了一个约定:巴萨进一个球,一人吃一只鸡腿;巴萨不进球,谁都不许吃。

那场比赛,最终定格在了巴萨3:0利物浦。我们每人都吃了3个鸡腿。有点腻,有点撑,满嘴都是油花,但是很开心。

出考场才知道,那是教授在Review上讲过的原题——因为这场考试的失利,导致那门课,成了我全4.0的成绩单上,唯一一个3.0。

等到一周后,那时期末考试全部结束,我一个人躺在宿舍的床上,捧着iPad看完了利物浦VS巴萨的半决赛次回合。

谁都没有想到,那场比赛,巴萨0:4输了,以两回合总比分3-4被利物浦逆转出局。“安菲尔德奇迹”在我的主队身上再次上演。

惊讶、气氛、失望——我几乎忘了当时的情绪,只记得那天,天特别特别黑,冷得感觉好像要下雪(多伦多的5月飞雪了解一下),而我的身边空无一人。

首先,让我再次表示一下对贵萨球迷沉重的同情—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

喜欢我团几乎是20年前的事情了,那年的我,小小年纪,却已经在老爸的“熏陶”下认得了几个皇马队员——圣卡西、劳尔……

那一年,是我第一次目睹皇马获得欧冠冠军。当时,齐祖(齐达内)、罗尼(大罗)都还没有来……

然而,最振奋人心的,应该就是16年-18年,齐祖带领皇马豪夺三连冠。这对于任何皇马球迷来说,都是令人心潮澎湃的3年。

但就对我来说,这3年也是我人生中最跌宕起伏的3年:认识了我同样喜欢皇马的前女友,开启异地恋长跑;从一个不知名小美本毕业,和她一起去英国读硕士。只可惜在回国后,我们却因为各自对未来的规划不同,分手。

17年的那个毕业季,至今还记忆犹新。当时,我和女朋友一起坐火车、转大巴,从伦敦辗转到威尔士看那一年的欧冠决赛。

我们戴着皇马的围巾、一人一瓶Heineken,在球场的入口处和那边的意大利人对骂。结果,皇马4-1大胜,那边的尤文图斯球迷的脸色,只能用一个“惨”字形容。

研究生毕业后,我们纷纷回国——我在上海,她在北京,彼此都不愿意为对方作出一点牺牲。在苟延残喘又异地了将近一年后,她终于提出了分手。

怎么也没有想到,18年的欧冠决赛,是我们“一起看”的最后一场比赛。只是这次,她不在我身边,连皇马三连冠后的庆祝消息,也变得敷衍。

如今,她嫁给了别人——就在今年5月20领的证;而我,至今单身,沦为陆家嘴的一枚社畜。

之所以那么喜欢足球、喜欢皇马,或许也是因为在那里,住着曾经那个最得意、最辉煌、最快乐的我。

四年一次的世界杯、每年一次的欧冠——只要是有这些球赛的日子里,大家总能在身边找到一些“入戏过深”的球迷。

他们,或连发十条朋友圈心碎崩溃、或尖叫呼喊表示庆祝;或破口大骂问候祖宗、或手击键盘一通尬吹。此时,不明真相的朋友,或许都会疑惑地问出一声:

心理学中,行为主义(Behaviorism)的一种观点认为:人类所有的情绪都需要抓住一个有形世界的“物”来反射。

心理学中,行为主义(Behaviorism)的一种观点认为:人类所有的情绪都需要抓住一个有形世界的“物”来反射。

对于球迷们来说,他们每一次的“真情实感”,为某一只球队喜悦、气恼、悲伤,除了因为足球本身的魅力外,往往还夹杂着许多与“情绪”相关的内容——他们往往会把情绪附加在“球赛”这一事物上;而这场球赛,往往会成为日后牵动他们相同情绪的一个符号。

除了足球,听音乐也是一样:当你单曲循环同一首歌很多遍之后,你就容易把听课时的情绪附加到旋律之上;之后再次听到它时,那段日子所牵扯到的记忆便会随着旋律再次进入脑海里。

为什么现在,一听到《小白船》,你就会毛骨悚然?——因为听到《小白船》,就会想起张东升,想起那段一个人躲在被窝刷剧、结果被他吓得半死的日子。

足球,同样如此。小时候和爸爸一起看足球新闻的早餐;中学里和同学们争论“梦三巴萨是否最强”的课间;长大后和整个朋友圈云看世界杯的深夜……

时间回到遥远的2010年,世界杯第一次在南非举办,每个球员还都是“当年”的样子:

梅西刚刚获得他人生中的第一座金球奖——或许没人能猜到,他之后还有五个。只可惜,那年的世界杯绿茵场上,大家只记住了他落寞的身影。

梅西背后的看台上,坐着刚知天命的马拉多纳。这位在86年世界杯上演“上帝之手”的阿根廷球王,第一次执教国家队追逐大力神杯,就惨遭德国战车4比0碾压,铩羽八强。

同样令人惋惜的,是贝克汉姆因跟腱断裂而无缘南非世界杯。没有想到,去年10月15日对白俄罗斯的那一粒进球,竟成了他在国家队的谢幕演出。

梅西刚刚获得他人生中的第一座金球奖——或许没人能猜到,他之后还有五个。只可惜,那年的世界杯绿茵场上,大家只记住了他落寞的身影。

梅西背后的看台上,坐着刚知天命的马拉多纳。这位在86年世界杯上演“上帝之手”的阿根廷球王,第一次执教国家队追逐大力神杯,就惨遭德国战车4比0碾压,铩羽八强。

同样令人惋惜的,是贝克汉姆因跟腱断裂而无缘南非世界杯。没有想到,去年10月15日对白俄罗斯的那一粒进球,竟成了他在国家队的谢幕演出。

也就是在那年,皇家马德里组建银河战舰二期:豪掷两亿欧元,签下卡卡、C罗和本泽马等巨星,奠定了之后五年四冠基石。

那一年,第一次错失金球的C罗,在无人问津的角落暗自失落,用更加自律、刻苦的自己努力争取,用一个又一个漂亮的电梯球征服球迷,正式开启了世界球场上长达10年的“梅罗时代”。

作为C罗的铁杆球迷,当时只有12岁的姆巴佩,还在克莱枫丹青训营中,举着C罗的球衣与他合影。或许早在那时,他便已暗下决心:10年后,他也要像偶像一样,追逐冠军。

那一年,第一次错失金球的C罗,在无人问津的角落暗自失落,用更加自律、刻苦的自己努力争取,用一个又一个漂亮的电梯球征服球迷,正式开启了世界球场上长达10年的“梅罗时代”。

作为C罗的铁杆球迷,当时只有12岁的姆巴佩,还在克莱枫丹青训营中,举着C罗的球衣与他合影。或许早在那时,他便已暗下决心:10年后,他也要像偶像一样,追逐冠军。

球迷们目睹着各方豪强“你方唱罢我登场”,也见证着代代天才“登台谢幕把歌唱”。随着英雄迟暮,我们也逐渐长大、慢慢变老。

然而,今年,注定会和这个“熬夜”的欧冠决赛一样,与我们模糊的记忆交相纠缠,形成一种荒谬的联系。

在之后的日子里,每当我们提起19-20赛季的欧冠决赛,都会想起那个无人陪伴熬夜观赛的夜晚、那个苦难多舛无人倾诉的上半年——就像欧冠被突然中止一样,留学生们突然停课、机票难求、天价跑毒,最终不得不定好闹钟上网课、凌晨熬夜看球赛。

我想,我们终究是要穿过那一道道幽暗狭窄的门,才能去迎接未来闪烁着的星光的、闪亮的日子。

发表回复